网站地图 网友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资讯 >> 新概念 >> 正文

这场战争还没结束问问那些得艾滋病的退伍军人

作者:北晓博 时间:2014-10-17 16:08:07 来源: 大众养生网 大众养生网
文章导读

你如何赢得战争当本应该战斗人变得自满?尽管艾滋病毒诊断可能不再是一个死刑,在美国每年有50000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它会保持这种方式,除非我们积极阻止它。

不幸的是,目前的现实是,大多数纽约人——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谁应该领导这场战争阻止这种可怕的疾病的传播并不积极参与结束这种流行病。问题就是,当你考虑到在艾滋病最严重的那一年整个老一辈的纽约人不仅存活了下来,而且今天仍在战场上抗争。

很难想象,曾经有一段时间,纽约人不能沾沾自喜艾滋病毒和艾滋病。这是因为男人和女人每天都死去。这一事实,我们大多数人能用目前没有死亡的恐惧笼罩,我们可以计划未来不必担心艾滋病毒和艾滋病——无情的态度的直接结果是长期艾滋病幸存者构建一个未来几十年无艾滋病毒的世界。他们比幸存者多——我们的退伍军人,而且他们还在这里赢得对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战争。

最近,在纽约市男同性恋者的健康危机(GMHC)举办了一场两个小时的长时间的讨论艾滋病退伍军人,发人深省,令人羞辱的自满。坦率地指出我们还没死呢!我们现在做什么?,一起讨论了超过75个艾滋病病毒呈阳性或阴性的退伍军人,包括吉姆·阿尔伯、吉姆·爱苟、凯文·奥尔雷和朱迪斯·拉布金和佩里·哈雷斯《艾滋病的一代》的作者:生存和韧性的故事,担任主持人。

谁记得最黑暗的日子老兵被迫忍受艾滋病毒和艾滋病的战争吗?勇敢的男人和女人走到一起死瞪着的眼睛,站起来反对政府和卫生保健系统,忽视了公众对他们的帮助的需求。许多这些退伍军人从未打算活着——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们千篇一律的在每个上午都醒来。他们觉得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提高他们的声音,照顾那些生病的,提倡我们现在有的那些负担得起治疗艾滋病的预防工具。

退伍军人之一凯文·奥尔雷不太相信的说,“当我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毒在19岁的时候,我不认为我会活不过25,现在我48岁了。”“听到我们的艾滋病退伍军人完全是个提醒,在30年前疫情可能已经开始,但仍没有结束。

当艾滋病老兵们从来没有在对抗艾滋病病毒这种战争里自满,最大的一个恐惧时他们发声说目前这个团体没有支持和参与,因为觉得很丢人和耻辱,也就意味着我们错过了阻止HIV和AIDS传播的时间,一次这样,就永远这样。

纽约在结束HIV/AIDS传染病的边缘,你也许听说过两个活下来的方式,接触前预防(PrEP)和接触后预防(PEP),欢迎阻止HIV的新工具,如果是作规定的话,PrEP在健康的个人中预防HIV传染有效率是90%,GMHC有另一个重要的结束这个传染病的伙伴,州长安卓·库莫,没有其他的州长承诺采取措施PrEP,州长库莫的承诺是到2020年结束HIV和AIDS的关键,每年有新的感染者730个,但是仍然没有治愈HIV和AIDS,我们需要更多的纽约客出柜谈谈如何使用PrEP和PEP去保持健康,可以减少耻辱感,带领我们更加接近成功。

上个星期的讨论现实我们从AIDS老兵中学到很多,一个战争要求它的抗战者积极、教育和合作,最重要的是,每个人要去建立一个可持续性的强大的支持,今天,我们终于有了真实的工具,或者说是武器,结束这场战争。

让我们用实际的行动来代替目前的自满吧,不要选择遗忘我们的艾滋病老兵们,气冲冲占据街道、大声尖叫他们活在死亡边缘。

他们开始了这场战争,现在该轮到我们去抗争HIV和AIDS,结束这场传染病了。

相关文章

养生标签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