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网友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正文

《黄帝内经》止“怒”的智慧

作者:养生专家 时间:2013-03-01 00:00:00 来源: 大众养生网 大众养生网
文章导读

“怒”则气上,经常生气的人常常会两胁疼痛,头痛如裂,我们一般总是去处理这种发火以后的病症,可是如何解决根本原因的问题呢?怎么让自身少发火呢?皇帝内经中有很多有关“怒”的叙述,这儿将控制怒的方式 小结以下:

《内经》中有“怒则气上”、“多阴者多怒”、“血多则怒”、“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让人善怒”、“肝气虚则恐,其实怒”等很多涉及到“怒”的內容,变成后人中医充分发挥和健全中医学情绪基础理论的基本。因为怒对身体的影响以消沉主导,因此 科学研究制怒方式 针对保健养生具备很大的指导意义和较高的实践活动使用价值。文中试从《内经》全文考虑讨论制怒的方式 。

五脏六腑元精生怒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发育个人收藏,以生暑寒化湿风。人会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哀乐悲忧恐。”《素问·天元纪大论》说:“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暑寒化湿风。人会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哀乐思忧恐。”几篇常说虽有出入,但喜怒哀乐生在五脏是其相互的了解,即五脏元精造成情绪的造成。

在《内经》别的篇中,又各自从生理学病理学和防止的视角,详尽阐述了怒生在五脏六腑的实际体制,如《灵枢·五变》说:“轩辕皇帝曰:人之善病消瘅者,缘何候之?少俞答曰:五脏皆软弱者,善病消瘅。轩辕皇帝曰:缘何知五脏之软弱也?少俞答曰:夫软弱者,必有坚强,坚强多怒,柔者易伤也。轩辕皇帝曰:缘何候软弱之与坚强?少俞答曰:这人薄皮肤,而目牢固以深者,长冲直扬,其心刚,刚则多怒,怒则气上逆,心中蓄积量,气血逆留,髋皮充肌,血脉不好,继而为热,热则消皮肤,故为消瘅。”

这儿尽管是以表述消渴病的病发原理主导,但在其中2次提及“坚强多怒”,表明五脏六腑坚强是怒多的原因之一。《灵枢·本藏》说:“志意和则精神专直,灵魂经久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会受到邪矣。”将“悔怒不起”做为“五脏不会受到邪”的标准之一,从病发学的视角反证了怒与五脏的关联。

#p#小标题#e#

血气是怒的物质条件

《内经》在注重怒生在五脏的另外,又论述了怒与血气的关联。《素问·调经论》曰:“血多则怒,不够则恐”,强调血的是多少与怒和恐相关。另外,该篇还从血气运作的视角阐述了情绪与血气的关联性,如:“血并且于阴,气并于阳,故为惊狂……血并且于上,气并且于下,闹心惋善怒。血并且于下,气并且于上,乱而喜忘”,强调血气运作紊乱是惊狂、闹心、记忆力下降等情绪出现异常的关键体制,在其中“血并且于上,气并且于下”可造成闹心善怒。《素问·四时刺逆从论》也说:“气血上逆,让人善怒。”明朝中医江涵墩在《笔花医镜》讲到:“怒火泄则肝血必大伤,怒火郁则肝血又暗损,怒者血之贼也”,从病理学的视角注重了怒与肝血的关联。

制怒之法

一般觉得爱生气归属于性情要素,但也是有一些人主要表现为分阶段或规律性的爱生气,这就表明制怒需要依据不一样状况,采用不一样方式 ,依据《内经》基础理论,小编将制怒法梳理为下列几类:

以情胜情《内经》明确提出了用情绪制怒的方式 ,后人称作“以情胜情”法。《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和《素问·五运行大论》均有“怒伤肝,悲胜怒”的叫法。其理论意义是,在五行学说中,怒相匹配于肝和木,悲相匹配于肺和金,在五行生克关联中金克木,所以说“悲胜怒”。翁寿承在《吴医汇讲》讲到:“肝为木脏,欲散而苦急。经曰:‘肝气虚则恐,其实怒’,又曰:‘怒则气上’。夫以大将之官,至刚之脏,复以恼怒而助其气,是急也,非散也,谓之伤也。若夫悲者,有一定的悲痛而然也。经曰:‘悲则气消’,则当气逆之时,适为此解气者值之,此谓曰胜,谁曰要不然。”原文中详尽表述了悲胜怒的体制。针对“悲胜怒”的方式 ,张子和的叙述则比较实际,即:“悲能够 治怒,以怆恻痛苦之言感之。”

#p#小标题#e#

调节五脏六腑作用《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修真生风…在脏为肝…在志为怒”,表明怒与肝具备有别于他脏的感染力。因而“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让人善怒。”这里常说的“肝病”其特性并不确立,《灵枢·本神》的描述就非常清楚,即“肝藏血,血舍魂,肝气虚则恐,其实怒。”朱丹溪依据《内经》肝的生理学病理学特性明确提出“司肃降者,肝也”(《格致余论》),后人中医由此觉得“爱生气”属“肝失肃降”。《杂病源流犀烛》则更确立地强调:“治怒刁难,惟舒肝能够 治怒,此中医治怒之法也。”因而,从调节五脏六腑作用的视角看来,善怒者需从泻肝下手,后人应用龙胆泻肝丸、泻青丸、丹栀逍遥散等医治肝火上炎之心烦气躁,其理论意义当始于此。

调整阴阳调和《灵枢·行针》说:“多阳者,多喜;多阴者,多怒”,表明个人阳阴的兴衰对喜怒哀乐的影响有不一样的选择性,气血多则激情开朗多喜乐,阴之气多则沉滞抑郁症而多气愤,这里言多阴者多怒。但在《素问·病能论》中,则依据狂证的主要表现,明确提出怒是气血盛的結果:“帝曰:得病怒狂者,本病虞欢?岐伯曰:生在阳也。帝曰:阳缘何让人狂?岐伯曰:气血者,因暴折而难决,故善怒也,病故曰阳厥。”这类多处结果不一致乃至反过来的状况,在《内经》中并不少见,孟迎春等明确提出的理论似可表述这一问题,孟氏觉得,恼怒和郁怒是大家发火的二种基本表达形式,前面一种就是指怒而宣泄,偏向别人或他物,后面一种就是指怒而没发,郁结于心偏向自身。依照中医基础理论的一般规律性,多阴者之怒应属郁怒,气血盛之怒应属恼怒。#p#分页查询题目#e#

因而,从调整阴阳调和的视角考虑,制怒的方式 能够 分成二种:一是多阴者之郁怒,予理清气轮,消除阴盛引发的抑郁症沉滞情况,可选逍遥散、柴胡疏肝散等;二是阳盛引发的恼怒,应调控上亢之阳,《内经》“使之服以铸铁络为饮”医治“阳厥”,实际上早已体现了这一医治标准,后人应用黄连解毒汤、镇肝熄风汤、礞石滚痰丸等医治心烦、怒狂等,就是对《内经》基础理论的进一步发展趋势。

避邪制怒《内经》还明确提出了湿邪造成多怒的见解,如《素问·缪刺论》说:“邪客于足少阴之络,让人嗌痛,不能内食,无端善怒,气上走贲上。”强调“邪客于足少阴之络”是“无端善怒”的原因,这儿沒有确立表明是啥湿邪。但在《素问·风论》中则描述比较明确,说:“心风之状,容易出汗肢冷,焦绝善怒吓,赤红,病甚则言不能快,诊在口,其形赤。肝热之状,容易出汗肢冷,善悲,色微苍,噎干善怒,时憎女人,诊在目下,其色青”,表明心风和肝热均可造成善怒。因为后人中医针对心风和肝热的了解有矛盾,因此 其立即的指导作用并不十分明确,但最少能够 表明,以避邪为方式可以做到制怒的目,对于避邪的具体做法则要以辨证施治为根据,灵便挑选与病证比较符合的医治方式。

扎针制怒《内经》中还提及了爱生气的针刺疗法,如《灵枢·杂病》曰:“喜怒哀乐而不欲食,言益小,刺足太阴;怒而多言,刺足少阳”,在其中“喜怒哀乐而不欲食,言益小”与脾虚肝旺,肝脾失调证符合,刺足太阴经能够 补脾虚,做到融洽肝脾关联而制怒的目地;“怒而多言”与胆肝气盛证一致,刺足少阳经能够 肃降胆肝之气以制怒。

切合五运六气运气学说是《内经》思想体系的关键构成部分,其具体内容是探讨不一样年代的气侯变化趋势,及其气候问题对植物体,尤其是对人体系统、病发的影响,在其中也是有情绪层面的內容,如:《素问·气交变大论》说:“岁木太过,作风时兴,脾土受邪。民病飧泄,食减休重,烦冤、肠鸣、腹支满,应该岁星。甚则忽忽善怒……岁土不如,风乃大行,化气不令,蔓草茂荣。飘舞而甚,秀而不实,应该岁星。民病飧泄霍乱,休重腹痛……善怒。”强调在“木太过”和“土不如”的年代,群众均可出現“善怒”,提醒在这里两大类年代,大家应当留意调节情绪,最大限度地降低怒对身心健康的影响。

修养身心《灵枢·本神》云:“志意和则精神专直,灵魂经久不散,悔怒不起,五脏不会受到邪矣。”这句话最少体现了2个见解,一是:“志意和”是“精神专直,灵魂经久不散,悔怒不起”的原因;二是要保证“五脏不会受到邪”,就需要“精神专直,灵魂经久不散,悔怒不起。”这儿的“志意和”就是心理状态要维持开朗坦然,平心静气,是修养身心的最好人生境界,修养身心以降低发火,应属制怒诸法中之最好者。

以上那么多种多样遏制怒火的方式 ,可以用“悲”来解决,能够 调整肝脏的功能,能够 修养身心这些,这种我们都能够去试着,抑止“怒”气,维护我们的身体健康。

 

相关文章

养生标签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微信扫一扫